哈尔滨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夏商西周

安康老人意外收到远方茶叶和板鸭背后真相充

发表于:2019-07-16 17:25:15 来源:哈尔滨历史网

清明节刚过,我收到一个寄自紫阳县农村的快递邮包,我有些吃惊,因为紫阳县没有我的亲友,我打开包裹一看,是一斤清香扑鼻的新茶。仔细查看寄信人的姓名,叫“刘成刚”。就在同一天,我去门房取报纸的时候,门房老张又递给我一个包裹,说是一个四川女孩子送来的,上楼找我不在,便把这包裹放在这了。我打开一看,是两只四川产的干板鸭。

这两件意外的事情,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快意。之所以如此,因为这是来自弱势群体中打工族的一片情意。那个送我板鸭的女孩,是老城一餐馆的服务员,想必是她回乡探亲归来,给我带来了家乡的特产。平时,我常到这个小餐馆吃饭,随手带去的报纸和刊物,便顺手送给她了。因为她是四川达县的一名高中生,为谋生到陕南来打工的,生活之艰辛可想而知,给她一些报刊,让她能与文化相伴,聊以充实她枯燥而单调的生活而已。城市生活的五颜六色,每天充满各种诱惑,对于来自农村的清纯女孩,好的书刊可以当成防腐剂,让她在奋斗中不至于自我迷失方向。仅此而已,我想,她送来的家乡特产,可能是对于我的一种答谢吧。

通过快递送来茶叶的打工者刘成刚,他在邮件附言中说,他无以答谢我对他的帮助,买了两斤新茶,让我尝尝。我觉得农村生活相当清苦,我怎么能接受这么沉重的馈赠呢?但是东西已经邮来了,给他退回去吧,无疑会伤害他的心,不退回去,我喝茶时如何下喉?我按快递单据上的地址,给他寄去四百元钱,我忐忑不安的心,才算安顿了下来。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没过几天,那四百元钱又被寄了回来,刘成刚在汇款附言里写了这么几个字:老师,你曾关心过我的冷暖,给过我精神上的鼓励,我家虽然很穷,但不能花你的钱。我顿时愣住了。

说起来,我和刘成刚,之所以相识,缘起于他是装修队的一个油漆工,去年冬天,曾在我家粉刷过房屋。大冬天,室外温度已降到零下4℃,老伴看见小刘只穿着一件单衣,出于楼内楼外搬运建筑材料、装修涂料,冻得直流鼻涕,便把我的一件羊毛背心送给了他,并让他立刻穿在身上。记得这个小刘当时说他不冷,死活不肯收下这件“雪中送炭”的暖身之物。为此,我对他发了火,你如不穿上,就别来干活了,我看你这个样子心里难受。小刘大概不愿意丢了这份工作,最后十分无奈的把背心穿在了身上。

也算是“不打不相识”,我觉得这个小青年自尊心很强,内心深处对社会似乎有一种仇视的心理。于是,我主动找他聊天,想解开这个谜团。真是“不说不知道,一说吓一跳”,他对我倾吐出来的东西,让我对打工族生活之艰辛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。

小刘为谋生,足记遍布西北五省,他在西安、兰州、太原打工期间,曾受过工头的欺骗,遭遇过社会的白眼。特别是让我为之动情的是,他在乌鲁木济打工期间,还被人打断过肋骨,刚领到手的1500元工资被抢走了。最让我想象不到的是,他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,当他从我的书柜里把我的作品,与我的名字对上号时,便给我带来了厚厚两本他写的杂记,其中,有随笔、日记、散文、古诗摘抄,有对为富不仁的冷嘲,有对童年生活的美好回忆……一句话,他是一个有鲜明个性的青年。用文学的尺子去丈量,这些流水账的文字,还远远在文学的门槛之外,但从中可看出,他是个血性青年,因而,对他不接受我毛背心的馈赠,就找到了内在的根据。从这时起,我对这个打工者的怜悯之情便油然而生。

我与他聊写作,与他谈人生。有一天,我特意到民工们住的工棚里去看望他,并给他带去了稿纸和几本书籍,有路遥的长篇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,在小说的书籍扉页上,我特意写上了几句人生经典,送给了他。

这几句人生经典是:

生活好比一面镜子,

你对它哭,它对你也哭,

你对它笑,它对你也笑。

记得小刘读了这几句话后,立刻对我说:“这对我太重要了,谢谢你,戴老师。”

我的房屋装修完毕的时候,已经接近年底了,他回老家过年了,便有了新茶叶飞到我家的事。我自己曾叩问过自己的心灵:那么多从农村进入城市的打工者,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书,你行善,行的过来吗?自省之后的心灵回答是:打工者众多,悲情的事情天天发生,不要说我一个普通职工,就是政府的民政部门怕是都难以解决他们的问题。我信守的格言是,只要让我碰上了,就不能装成一个色盲,尽可能地给他们一些温暖。

这种精神本能的形成,除了我曾上山下乡当过知青,了解农村之外,更为大的原因,可能与四十多年底层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关联,我经历过苦难,我知道苦难的程度,我遭遇过社会的白眼,我知道白眼丰富的社会内涵。我来个孙悟空的七十二变,变成只向上看天,而不会向下看地的“势利眼”,那就是精神的解体和灵魂的堕落。

记得那是二十多年前,家里进行过一次简单的装修,一下子六个来自四川的“老机子”住进了我的家,说起来,可能会让城里人感到不解,我有时还和他们吃在一块儿,晚上有时还挤在他们之中,与他们一块儿看电视到深夜。我这种十分随意的态度,反而让那些“老机子”有点不好意思,他们说:

“你不怕我们脏吗?很多涂料味,很难闻的”

“你老听四川话,还爱听?是不是在体验生活,准备拿我们做故事的原型?”

“我们走了许多城市,还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呐。”

对此,我只是笑笑,不作回答。因为讲起我的生活经历来,不仅劳神费心,而且还会把自己带入以前,无论对于他们,还是对于自我,都是一件不高兴的事情。当时正是夏末初秋,我让他们轮换到我的住室来洗澡,其中有人病了,老伴还尽医生的义务,给他们请人看病,熬中药。我记得最难忘的一天,是个国庆节,那天,我和这六个“老机子”一起喝酒,状若长者与晚辈共饮,之后我又和他们一起照相,把洗印好的照片,分别送给他们每个人手中。因为,他们这几个“老机子”飞到别的城市打工的时候,有的给我来信,有的路过石泉,给我捎来了当地的土特产品。

但愿城市里的人们,尤其时当领导的,能体察民情,关心老百姓的冷暖,关注打工者的生存状态,这不仅是社会和谐所需要,也是人类良知之所在。

原标题《 难忘底层》

文图/北虢斯基 戴新成

戴新成,供职陕西省石泉县广播电视台,现年59岁,资深

安康老人意外收到远方茶叶和板鸭背后真相充

,多篇散文、小小说、报道发表在各级报刊、电视台。本文为戴新成先生授权发表作品,如需转载,请与北虢斯基或者戴新成先生本人联系。

本文作者:北虢斯基(今日头条)Tags:茶 平凡的世界 农村 文学 农民